晴空箬苡

圈名粽子 请看置顶!!!
cp:蓝灵字紫川。
我流叶修,江澄,蘭少(凌蘭)
我们常常在批判那个放弃江澄的魏无羡,
但现在放弃他的是我们。
谁都可以放弃江澄,
只有我们不可以。
不会退坑删文 ,
我永远爱着那个少年。
完毕。

世界杀我

生物杀我


2018年对lo主的印象

如题

今年混圈

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得我em…

毕竟好久没更文【胡说我明明更了【但你更得all叶还不是这个号】】

好的希望有人看见吧


还有人想看魏婴实体没没人我鸽了(buni)

以及,还有没有人想看我脑洞集里的随便哪个梗或者是求我更什么文都可以吱一声。

没人,没人我就退坑沉迷all叶辽(怎么可能。没人我就自娱自乐辽)(坑就不填辽)

星吧由于某君关系不鸽了。

拜托太太们保护好自己啊!!!!

老叶抱着的粽子:

保护我圈太太!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刚看完格林德沃之罪

cp脑女孩真的!

挖了好多糖啊啊啊啊啊

格林德沃:纽特,你说你死了,邓布利多会不会为你哀悼?

他为什么要说邓布利多啊啊啊他是不是吃醋了!!!

啊啊啊以及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签了血契,五指相扣啊啊啊啊啊

还有血契有生成一个东西 超漂亮,被格林德沃一直挂在胸前!

这是什么!这不就是定情信物!

这不就是爱情!

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还有!

厄里斯魔镜出场的时候看到了他和格林德沃结血契十指相扣,
可厄里斯魔镜是看到人心中最大的欲望,

看到的是格林德沃!!!

【羡澄】花间一壶酒

沙雕风格小甜饼。我竟然还有写纯甜文的一天emmmmm

呜呜呜老师们真的是太太太太厉害了

我都不好意思发呜呜呜。

本文含有双璧——曦忘cp

澄澄生日快乐鸭!!!

下一个时段21:00 @绿猗 

以下正文

星际历8102年 8月26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我不知道啊这里都是模拟的天气

阿澄非要我记日记。

天那我为什么要听他的,为个啥子我得手不受我控制的打开了光脑???

我,魏婴,就算是手再也不能动了,尸体被阿澄扔进黑洞,自愿给阿澄当实验体,

也绝不会再写一个字!

星际历8102年 8月27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大概是阴天

真香。(阿澄的话该听还是要听)

唉,伐开心。

阿澄又开始捣鼓他的实验了,好的我知道他是全联盟第一基因科学家,在各个方面都有涉猎,甚至还排了我这么厉害的人过来做他的暗卫,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帮我们研究人体的奥秘,做实验很正常——你个头。

谁家做实验连着三天三夜不睡觉啊喂!他还要不要他的身体了?白天黑夜的研究好玩是吗?他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

就算他不心疼,我心疼诶!

我这个暗卫的作用可不是打晕他让他好好睡觉的!

老子负责的可是他的人身安全,现在,

真是大材小用!

我可是在第一军校成绩常年霸榜第一的!

……

不求别的啊,只希望他好好休息而已。

得了明天怀桑兄过来的时候把他和阿澄一起拉出去玩吧。

PS:阿澄的实验好像有了重大进展,终于,在隔了一个月之后,他笑了!!!我老婆笑起来可真好看(小声逼逼)

星际历8102年 8月28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阴的不能再阴

聂怀桑这小子是想上天???把蓝二这家伙带过来是想干啥?一天了!整整一天都在我面前隐晦地秀他的男朋友!!!

嘁,不就是和他哥表白成功顺利和蓝曦臣在一起了嘛,

有什么好秀的!!!

好吧我还没有和阿澄表白,他还真的可以秀。

日。

星际历8102年 9月6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雾霾

emmmm……阿澄这两天身体看上去突然单薄了好多,我也给他加衣服了,但是还是感觉不太对劲……

实验室里最近多了很多的花瓣……也不知道阿澄又在做什么实验……基因实验应该不会用到花瓣的啊……

唉,最近云梦这边的空气好像也不太好……怎么空气里隐隐的有着一股铁锈味?

PS:我个傻子,云梦这边天气是控制的,不可能是下雨的前兆,一定有事发生了。

PPS:诶那些花瓣是不是阿澄买回来向我表白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想的真美)

星际历8102年 9月7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大风

不是铁锈味,是血腥味!

星际历8102年 9月8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雨

气味的源头到了实验室就不见了,

阿澄的实验绝对不会和血沾上边,

所以……一定有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潜进了实验室,这两天我得悄悄地检查下实验室。

不过那些花瓣不见了。

星际历8102年 9月9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雨

是花瓣!

血腥气味的源头是花瓣!

是在实验室的垃圾处理区找到的,虽然只有很少的血腥气味,但是岂能瞒过我的鼻子?

不过,为什么会有呢?

我得去问问阿澄,他到底在搞什么啊。

(好遗憾啊,花瓣不是给我的。)

星际历8102年 9月10日

地点:云深星 天气:晴

卧槽江晚吟这个人可能是有毒!!!啥都不说就把我赶出来去给他拿材料,我不就是问了他一下花瓣的事情吗?

居然拿把我辞职这种事情威胁我,

哇他把我俩从小玩到大的情分扔到哪去了???

不闹了,江澄突然这么反常肯定是有事发生了。

他怎么老是这样,独自一人承担所有压力。

啧,蓝二那家伙今天怎么没见个人影,奇了怪了,怎么云深不知处这边也有一股子血腥味。

星际历8102年9月15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雨

emmm提前几天回了云梦,边走边记日记吧,偷偷去吓阿澄一下看看他将会不会被我吓到。

好了我现在在实验室门口藏着,阿澄过来了嘿嘿嘿。

我要好好kjdbvker‘

江澄抱着刚刚分析出来的新资料准备拿到文案室收起来,那种熟悉的梗塞疼痛感再一次袭来。

“咳咳咳……咳”他咳的弯下腰,双手捂着嘴,文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

他不停地咳着,近乎虚脱。

等到他止住咳嗽,把手从嘴上移开的时候,他修长的双手手心静静地躺着一朵白色的小花——白色风信子。

“江澄——你!”江澄抬起头看向那个声音来源,杏眼因为方才的剧烈咳嗽而眼角发红,令人看了便心生怜惜,但他本人却全无这种意识,开口是极平静的语气,除了声音略微有点沙哑外并无别的异常:“魏婴。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你还问我为什么提前回来了!?江澄,这并不是第一天发了吧?我还说呢之前那些花瓣上怎么会有血味——从你身体里咳出来,怎么可能没有?你到底怎么了?”魏婴从实验室门外冲了进来,带起一阵凉风,江澄眼前一花就被面前的人紧紧搂紧了怀里。

“我很担心你啊。你到底怎么了?”

“不需要你管。”

“我不管你谁管!我说江澄,你怕不是忘了我的身家性命可都捏在你手里呢?当年联盟政府对我下的命令可是如果你伤到了一分一毫,我的头就会掉。”

“魏无羡你!”

“所以你的命绝不是你一个人的啊。阿澄。”

星际历8102年 9月16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阴

累了一天了——摊。

阿澄竟然得了花吐症。

他有喜欢的人了啊……喜欢的能让那种感情郁结于心……被他喜欢的那个姑娘,真的好幸福啊……

我……我舍不得把阿澄让出去。

到底是谁。

星际历8102年 9月17日

地点:云梦星 天气:晴

啊啊啊啊阿澄这个大傻子怎么喜欢上了哪个女孩连自己都不知道???

傻得透顶了!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多年不但暗恋的人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不知道吗???

什么鬼!

我也开始吐花了,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只有我一个人碰到了那些花瓣呢?

我希望啊,阿澄可以治好他的病,我呢?

就看着他幸福就好了。

我已经负过他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次。

不能让他再为我担心啊。

PS:阿澄不知道有种花吐症可以传染。

星际历8102年 9月18日

地点·:莲坞星 天气:雨

时间不等人,我和阿澄已经向联盟报告了这次休假。

啊我想小矮子他估计会很奇怪,怎么一个工作狂舍得出去逛一圈,

如果不是我评理力争,我估计现在还在云梦星上傻傻的寻找线索呢。

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到了要是还没找到,阿澄估计就得……

绝对不能让这一切发生。

想找阿澄喜欢的人,估计得从他去过的所有地方找emmmmm。

那就只有云梦星莲坞星云深星兰陵星和清河星。

工作地点和家。

所以他这么迟钝不解风情的人究竟是怎么喜欢上的别人啊摔!

这让天天撩他的我还能不能好了,他明明每次脸都红了!

蓝瘦香菇。

PS:阿澄的事情暂时还不敢往家里说,所以现在虽然在莲坞星,但我们却不能回家看虞夫人和江伯父

星际历8102年 9月21日

地点:云深星 天气:晴

到了云深不知处才想起来上次在云深问道的一模一样的腥味。

是小古板吧。

那天唯一消失的人。

不过如果是这样……

卧槽小古板那天果然没有表白成功他就是来讹我的!

不过现在没有了就是说明他成功了。

阿澄还是没找到他喜欢的人,我都说了云深不知处这里不可能有的云深学校这边全都是男的啊!阿澄除了对我还可能对谁产生这种兴趣?

更何况我都没有。

星际历8102年 9月24日

地点:清河星 天气:阴

阿澄这两天态度有点奇怪。嗯,总是在和我待在一起的时候莫名其妙脸红然后劈头盖脸刺我一顿,啊喂本来就很难受了你还来气我,

气到最后要是在你面前吐出花来大概可能会把你吓出个好歹。

算了,舍不得。

我把你放在心尖。

花吐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隔几个小时就会出现一次,

还好没有让阿澄发现,我要再离阿澄远些。

不想,烦。

星际历8102年 9月28日

地点:兰陵星 天气:雷阵雨

还是没有找到。我们到兰陵星去见阿姐了,当然也同样是在阿澄帮找

他喜欢的人。

蓝家人也跟着去了,根据蓝曦臣的意思是,蓝家的几个小子和金凌玩得很好,这次想要一起去见见。

蓝湛倒是没去,我在云深的时候去找他问了问,果然是花吐症的关系,

花吐症很伤身体的啊,毕竟那些花都是心血凝结而成。

倒是明确感受到了身体的虚弱感。也不知道阿澄那段时间是怎么熬下去的,他的身体明明比我还弱……蓝湛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阿凌小小的一只,超级超级可爱了,大概是最后一次看到他了,要好好抱抱——噫阿澄抢下了first blood。

阿凌不太愿意让我和阿澄抱,阿澄还好说,我的话,

我猜他起疑了。

不对劲。

江澄抱着金凌默默地思考。

经过自己实验的科学认证,小孩子的五感天生敏锐于成人,对任何气味或者说是异常都极其敏锐,所以他不亲近自己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魏婴……

“阿凌,你告诉舅舅,今天为什么不愿意让舅舅和你大舅抱啊?”

“唔,舅舅今天和大舅身上都有一股腥味,让人闻的怪不舒服的。”

江澄一怔,脑海里似乎划过来什么东西,他试图去寻找那一瞬间的灵感,

却只抓住一片虚无。

他对自己说,下一次吧,一定会找到的。

“舅舅?你抓痛我了!”

江澄这才关注到自己紧紧抓着金凌肩膀的手,忙的松开。

“抱歉。”

他努力忽视着那一瞬间闪过的不安,

模模糊糊,不清不楚。

他把金凌放到地上,揉揉他的头“阿凌,去找蓝家那两个小子玩吧,乖。舅舅还有事,先走了。”

魏婴在金家瞎逛呢,暂时不用他管。这魏婴,之前老在他身边乱逛,最近倒是遵守起规矩来了,把人撩拨的方寸大乱,又抽手离去,真真是可恶。

江澄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突然浮现起一片可疑的红晕,他搓了搓自己的脸,好容易才将这些羞恼消下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蓝家住的别院之外。

“多谢魏公子提醒要把那些吐出来的花和花瓣收敛起来不接触旁人,不然……这花吐症还不知道会在云深不知处传播多久。”

“我猜我遇到的只是个例。不过蓝大哥你也要多多注意才行,蓝湛他的身体如何了?”

剩下的话听不清了,似乎说话的两个人已经离去了,但江澄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仿佛被雷劈中,僵直在原地。

花吐症会传染……明明,明明资料里是没有的。

他急匆匆地转身跑向港口,他的飞船上是有实验室的,他一定要去验证一下,

花吐症有传染性,那和他最亲近的魏婴,每天都睡在他旁边的魏婴,接触过那些花的魏婴,是不是也……

想起最近每晚都听到的咳嗽声,

他咬紧牙根,这个傻子。

魏婴从外面回到金家给江澄和魏婴准备的屋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江澄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口看着他,眼圈似乎红了,他突然感到一阵不妙,硬着头皮僵硬的走上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成了同手同脚,自己把自己拌了一跤,直挺挺地摔到了江澄身上,嘴对嘴。

两个人的脸腾地一下全部红了,僵着身子谁都不敢动,直到魏婴不自觉地用舌头舔了下江澄的嘴,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江澄使劲把魏婴推开,瞪了他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直接进屋关门,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卡顿,

把等着床睡觉的魏婴关在了门外。

魏婴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还在回味着什么,

 少年笑了,幸福又讽刺。

他亲到了此生最爱的人的唇,夺走的大概是他的初吻,

虽说是不小心的,

江澄自己怕是不愿意的吧,他有喜欢的人了啊。

“砰——”门突然打开了,江澄一脸嫌弃地看着坐着的魏婴,

“傻子别坐着了想在兰陵冻死直说,我可不负责把你的尸体从兰陵星运回云梦。”

青年转了个身走进门内的世界,突然顿住了,不太情愿地又挤了一句话出来,

“喂,我的花吐症好了。”

你呢?

澄哥儿生日快乐!

爱你一辈子!

比心!

对不起你们……我又双叒叕接了两个伞修联文……虽说都是短篇但是……

而且我最近在写黑遍全联盟

【吹着口哨走开】


请吃下我的安利!

说来也颇为有趣,往往为了子由,苏东坡会写出最好的诗。——苏东坡传

这难道不是爱情!!!

苏轼和苏辙

魏婴,生日快乐啊